汪泓:做實個人賬戶是“老有所養”又一根保險帶|首席對策

全球老年人的比例在2050年將達到21%。有一個指標叫巴豐系數:哺乳動物的壽命是生長期的5到7倍,現代醫學正讓人的壽命持續到這個系數的極限,老齡社會是不可避免的全球浪潮。而對于中國而言,人口老齡化迫在眉睫的同時,還面臨著未富先老、城鎮化進程加速、養老保險基金收不抵支,以及養老支柱體系并不完善等問題。2022年政府工作報告中,李克強總理共計7次提及“養老金”和“保險”問題,覆蓋社會保障、就業、穩外貿三大方面。在養老保險方面,截至2021年底,我國基本養老保險參保人數達10.3億人,其中企業職工基本養老保險參保人數為4.3億人。除了國家層面統籌之外,養老金投資運營,養老第三支柱推進都陸續提上日程,如何高質量“老有所養”與我們每個人息息相關。

基本養老保險全國統籌的難點和突破點在哪兒?如何確保養老金的良性循環,劃轉國有資本充實社?;鹑绾芜M一步落實?養老金作為長期資金入市,怎樣保證在安全的基礎上收益最大化?養老保險體系的第三支柱未來發展方向如何?養老金融產品和其他的金融產品有什么不同,如何體現它服務養老的特性?監管如何跟進?第一財經《首席對策》專訪中歐國際工商學院院長汪泓。

汪泓的主要觀點:

養老金全國統籌,進一步調節區域不平衡等問題;劃轉國有資本是提升養老水平的重要保障;養老金承擔風險程度在20%~30%之間,需進行穩健型資金配比;全國社?;鹈磕?%~8%以上回報率,高于一般游資收益;在控風險基礎上進一步放開養老金可配資產;養老第一支柱占比最多但差距較大,需完善二三支柱加強保障;養老產品在安全性和收益性上找到更好的區間;養老金收益率不一定最高,但是穩健風險可控;養老第三支柱要形成完整立法體系。

養老金全國統籌 進一步調節區域不平衡等問題

第一財經:李克強總理在今年兩會的《政府工作報告》中提出要穩步實施企業職工基本養老保險的全國統籌,全國統籌您認為現在最大的難點和突破點在哪兒?

汪泓:這次李克強總理在全國兩會上7次提到了關于養老金和保險的問題。我們可以看到現在最大的問題是全國養老金出現了缺口,特別是全國地區的不平衡。北方地區舉個例子,100個職工支付養老金以后才養78個退休老工人或者退休職工,而南方地區,深圳、廣州100個人養17個人,那么因此區域之間的不平衡造成了一個很大的問題。第二,由于養老金的整個的我們現在是現付現收制度,就是什么?我們繳付養老保險,我們的前輩支他的收入,他的養老金,因此這樣的一個時間界限,應該說它的存儲量是不多的。第三個全覆蓋當中水平差距比較大。我們現在的養老金,公務員、事業單位的職工養老金比較充裕的,但是對于靈活就業,特別是農民工,它之間的差距很大,還存在著城鄉和職工的差距,所以這是第三個。第四個我們也可以看到,我們的養老金在整個的支付過程當中還是比較一支獨大,就第一支柱,國家的養老金占的比重是大的64%,而企業年金、職業年金占到百分之三十幾,大部分人是靠我們現在的國家統籌的,或者說地方統籌的養老金。所以企業年金、職業年金以及個人儲蓄這一塊來養老的比例很小,導致我們和西方發達國家比,我們養老保障的水平還比較低。

所以從這個角度來看,怎么來解決,一個還是要建立全國統籌的養老金制度,南北的不平衡要通過全國統籌,第二個中央建立調節基金,把中央的財政補貼的政策注入進去,來補助這些養老金不足的部分,保證我們全國的職工和城鄉居民能夠養老金得到保障。那么第三個我們也希望就是說在企業年金做大的過程當中,把門檻降低,能夠使得企業和個人都有積極性來繳交。那么另外大力鼓勵我們從年輕時候20歲30歲開始繳交養老金,自動默認式的繳交,那么每個月拿出工資當中5%~10%,那么這樣的話到老的時候相當可觀的一筆養老金,當然像我這個年齡已經不算輕了,你看我將近60歲了,我現在不能交養老金了,為什么?他說60歲超過就不能交,但是我們現在新的財富政策出來以后,能不能考慮寬泛的,因為后面的壽命實在太長,你應該讓這部分人也能夠參與到財富管理和養老金的繳交過程當中。

劃轉國有資本是提升養老水平的重要保障

第一財經:關于養老保險的良性循環,您之前還提到了劃轉國有資本進入養老保險,接下來進一步如何落實?

汪泓:我覺得國有資本的確是我們國家公有制體制上非常好的一個重要的板塊,而且也是我們國家得以在這幾年持續經濟高速發展的一方面。那么我們國家的國有經濟是占有應該說半壁江山。貢獻出5%~10%,特別是10%,拿出10%注入,把它的資本注入到我們全國養老保險基金的資金池當中,第二個把國有資本的上市的運作增值保值當中再注入進去,然后再加上全國統籌,再加上企業年金、職業年金,再加上個人賬戶,如果能夠早積累自動默認,那么這樣的話,我覺得幾個措施上去,中國養老的明天一定是有保障的,而且是幸福的。

養老金承擔風險程度在20%~30%之間 ?需進行穩健型資金配比

全國社?;鹈磕?%~8%以上回報率 高于一般游資收益

在控風險基礎上進一步放開養老金可配資產

第一財經:我們再從市場的角度看,不久之前政策層面提到要引導長期資金入市,在您看來養老保險基金是否是長期資金入市的重要組成部分?我們都知道養老保險是老百姓的養老錢,怎么能在安全的基礎上讓這部分資金能利益最大化?

汪泓:因為我們中國來說,金融市場這幾年不斷的在發展和壯大,而且也不斷的在成熟起來。但是大家也看到我們現在的金融市場波動還是很大的,而我們的牛市的窗口期比較短。80%以上是散戶,所以這樣的話導致了金融市場的波動是很大的。全國社?;鹗且粋€大戶,是一個非常大的盤子,我們幾十億的盤子甚至幾千萬億的盤子,而這個大戶來說,對于這個基金它一定是考慮長期的收益率,這是第一個,穩健的收益率。第二是它可控的風險。第三個它的安全運行。

所以我覺得我們國家的全國社?;鹪谶\作過程當中是比較成功的,它在市場上運用的比較多的,還是選擇了一個低風險的配置。實際上養老金我們的風險的程度只能承擔20%~30%,不能承擔高風險。因此在這樣的配置當中,你可以看到它權益股的,它買證券市場的,它買基金的,它信托的,它的配比上它一定是穩健型的,而正是因為穩健型,我們現在全國社?;鸬恼麄€增值每年是在7%~8%,甚至有的時候做的好的話還要百分之十幾,高于我們散戶在市場上的收益情況。

所以從今后來說,我覺得應該可以進一步放開,包括保險,包括信托的,包括證券的,包括當然我們現在銀行的比較多,像理財產品的適當的提高一點風險,而確保它的更高的收益率,但是也是在風險可控的情況下。當然我覺得現在隨著第二支柱企業年金、職業年金的介入,它的風險系數可以稍微更大一些。個人的賬戶來說,可以根據個人對風險程度的配置的要求來考慮,但是還是在安全性上有序的考慮。所以我覺得我們國家的養老金在整個養老金融市場上是一個大頭,是一個大塊,是一個大的集團軍。所以做好的話做優的話,做的是對百姓來說是養老錢保命錢的很好的一個增值保值過程。

養老第一支柱占比最多但差距較大 需完善二三支柱加強保

第一財經:剛才我們聊到了養老保險體系三大支柱當中的第一支柱和第二支柱,我們都知道隨著老齡化程度進一步的加深,可能未來我們對第三支柱的要求可能會更進一步。人社部也表示要建立一個以個人賬戶制度為基礎,資金形成市場化投資運營的養老制度。您認為第三支柱未來的一個發展方向如何?

汪泓:在中國來說提到第三支柱也是千呼萬喚呼之而出的。因為這也是參照了國際上走過的這么一個道路,而因為國際上它對整個的養老金的配置來說,第一支柱只是占到30~40%左右,而第二支柱第三支柱要占到60%,而我們國家正好相反,我們的整個的養老金過分的依賴第一支柱,所以我們的第一支柱在過去占到90%到后來80%、70%,現在在60%左右,到65%左右,所以第二支柱我們現在是大量的呼吁企業和個人都應該把它融入進去。

第三支柱為什么要提?實際上現在我們看到我們數以千計和億計的農民工,因為我們農業人口還是7~8個億,等他拿到手的時候,跟我們城鄉當中的職工跟居住在城市的職工來比,他還是差距很大的,那么我們就要考慮怎么為他建立個人賬戶。這個個人賬戶也就是說他自己對養老要負責,而且他從年輕的時候就應該建立平臺,就應該建立賬戶。而且我們也認為在單位的企業在發展過程當中,對員工也要宣傳這個道理,讓他在他個人收入當中有10%能夠作為自動的加入到這個平臺。所以國際上有很多這樣的做法, 20歲、30歲、40歲一直配置上來,到了他年紀大的時候,這個養老金因為它根據長期投資的回報是很高的。

那么第二個還有一個什么原因,您可以注意到我們的農民工大量的進城務工,靈活就業的平臺很大,但是這些人他都沒有進入我們大的保障體系,如果這個單位他能夠考慮在他個人賬戶當中也交一筆,他自己本人也交一筆,我們把他的個人賬戶和他的第一支柱結合起來,做實了第一賬戶,使得他的養老保險有保障有基礎。所以個人賬戶做實的重要意義是非常重要,而且它透明看得見,就是我們注入進去以后,我每個月能夠查,我能夠知道自己今后養老資金是多少,這樣的話對我們國家構建一支柱、二支、三支柱完善的社會保障體系會是有很大的支持的。所以我覺得做實個人賬戶的意義是在于它的養老的全生命周期當中的又一根保險帶,又一個重要的保障和平臺。所以我是積極呼吁是推進這樣一個賬戶的實施的。

養老產品在安全性和收益性上找到更好的區間

第一財經:個人賬戶、個人養老制度,相對來說就跟金融機構和金融產品的關系更密切了。所以在您看來,金融機構會提供一些什么樣的解決方案思路嗎?

汪泓:我覺得對于金融保險銀行,應該說積極的要做好宣傳。一個我們的金融機構應該選好這些產品;第二要在選好產品的基礎上策劃好的基礎上,要加大宣傳;第三個要幫助老年人買哪些理財產品要有指導,甚至在數字銀行和我們現在數字經濟的條件下,要便于老年人的介入,老年人的參與。當然因為個人賬戶的建立不是到老年人再來考慮的,而是年輕人考慮的,所以對不同年齡段的人們要有這種理念的宣傳和產品的設計,并且使他們看到養老產品和當期的一些產品,它更具有它的長期性和它的有效性以及它的收益性。

不然的話,現在很難的是因為我們中國的股民,包括我們自己都是炒快錢,套現的,對養老產品的長期投資這個概念是比較弱的。所以我覺得從我們現在開始要加大宣傳養老金融的這種理念和長期投資的意義,然后把養老產品的金融產品設計得更好。另外有牌照的機構要下功夫,在研究它的安全性和收益性上找到更好的區間,而且積極的在當下的情況下,把養老的產品有的放矢的推薦到我們不同人群當中去。

養老金收益率不一定最高 但是穩健風險可控

第一財經:養老金融產品和其他的金融產品來有什么不同,如何體現它服務養老的特性?

汪泓:養老產品因為跟一般的產品還不一樣,一般產品人們比較考慮當下的收益率,而養老產品它更注重穩健,但又需要保值增值。銀行的養老產品的預期值這個穩定在4.8%,保險產品一般年化率在4%~5%,養老目標基金主要是和投資人的年齡掛鉤的,所以我覺得我們現在全國的大盤子里面做到7%~8%的收益率,從中長期來說是非常好的。如果能夠復制到我們的老百姓的個人賬戶的話,有這么一個基數的話,它的收益率對老百姓投資和資金的集聚量是很大的。

所以我覺得我們金融機構的這些產品的受托人,還有代理的經理,的確要在這上面很好的動腦筋,想辦法使得能夠和全國的大盤子的收益能夠同步的增長,那么能夠我們值得樹立這種信心,而不至于是跑熱錢跑快錢。做中長期的和做短期的不一樣,你做10年20年乃至30年回報率是不一樣的。但也有人反對我,說你這個是貶值了,貨幣本身就貶值,你沒有去做投資,但是你要知道投資的話,房地產等等都是高風險的,所以我們的養老基金從長期來說收益是可觀的,但是從眼前來說不一定是最高的,而且是穩健型的,是風險型的,所以一定要讓人們明白這個道理。

養老第三支柱要形成完整立法體系

第一財經:個人賬戶更多的會牽扯到一個風險的問題,在這種情況下,政府的監管您有什么樣的建議嗎?

汪泓:這個問題對于政府來說,一定要對市場進行監管的,一個還是立法的問題。我覺得既然出臺了一支柱二支柱三支柱,我們對一支柱和二支柱的監管應該說是有經驗的,因為出臺了相當一段時間,所以對三支柱的出來以后要形成一個完整的立法體系,要有效的把對養老金的監管作為最大的風險防范,作為一個立法的重點。所以因為您也知道它是人們退休以后賴于生存的保障資金,有它的獨特性,所以它的安全性是它立法的最根本的一個點。

第二,我覺得還是強化信息披露,第三個我覺得我們本身來說政府要建立一個風險的防范機制,所以對投資機構,現在都是有牌照的,然后對市場的波動,對投資的情況,對整個大盤運作的情況,對養老保險基金的情況,它的損益應該有保準備金保險金,要設立養老金風險管理委員會,對投資者投資的決策,投資產品的選擇,市場利率的變動、回報要有一個科學的不定期的分析。

第四個要建立一個協同的管理機制,要大量的應用數字化的智能化的管理技術,防范這種打著各種幌子欺詐和欺騙老年人或者說非法集資和詐騙。這個就是我們養老金融的產品涉及到的單位比較多,民政、金融、工商、公安、市場監管等等,這些組織要聯動在一個領導小組或者說工作班子里面,協同的來進行全過程的全流程的監管,這樣才能夠防范我們這么重要的保命錢的社會保障基金的風險的防范。

來源:第一財經